莱特/Fiani _学弧

大学狗

【乙女向】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你想被谁表白呢?#

#没毛病#
#圣诞快乐#

卡米尔

   你最近很苦恼,上了高二之后,新来的妹子很多都看上了老实可爱的卡米尔,毕竟比起中二病晚期又难捉摸的雷狮,满脑子骑士道的安迷修,钻进钱孔的帕洛斯,大型犬佩利,卡米尔简直称得上完美了,多好的一孩子啊。

   原本以为当初和他分配到一个班,也许感情还能更进一步, 可现在,你看着他身边围着的一圈圈的叽叽喳喳的小学妹,再次深深叹了口气。

   头疼的当儿,不知是谁敲了敲桌子,抬头一看,我竹马他拿着两张游乐园的票子,在我面前晃了晃,"怎么了?唉声叹气的?圣诞节你愿意和我去新开的游乐园玩吗?"

   你突然感觉一道视线,你循着视线发现卡米尔正看着你,眉头微微紧锁。赌气似地,你故意大声说:"好啊,当然可以啊。"

   那天放学之前你都没看见卡米尔的身影,你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堵得慌,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还是按照约定,来到游乐园门口,却没见你竹马的人影。

   你正奇怪的时候,后面传来了一声:"你就是xxx小姐吧,请随我这边走。"你转身一看,一名西装笔挺的司机向你示意随他走,你有些犹豫,答应了别人的事情,随便爽约总不是好的吧,"抱歉,我还有个朋友没来,请等一下。"你掏出手机打竹马的电话,司机在旁静静等待。

   但是电话却打不通,毕竟是12月份了,你出来没有多考虑,穿得有些单薄,你不住往手哈气,不时搓搓自己的双臂,边跺跺脚,寒风吹来,溜进了你的脖颈,你冻得直发抖。

   一双手从背后穿来 给你围上了围巾,你猛地转头,撞进他湛蓝的眼眸,时间仿佛静止一样,那一抹蓝色,温和的容颜,你都是那么喜欢,是他的一撅一笑,还是他的细心打动你的呢?你希望时间就这么静止,享受此时美好恬静的氛围。

   "少爷?外面天冷,请随我进入车内好吗?"一旁的司机发话。

   你一惊,差点忘了司机还在场,脸蹭的烧了起来,再看看卡米尔,使劲拉着衣襟企图遮住自己红红的脸,看着你欲言又止,外面天凉,你担心他没了围巾会着凉,拉起他的手走进车内。

   车里开了暖气,你坐稳之后,伸手解下围巾,打算还给卡米尔,手还停在空中,卡米尔就抓住了你的手,温度伴随着通过他的手心传来,你呼吸一滯,大脑一片空白。卡米尔把围巾往你脸上一遮,你正疑惑,嘴唇那里传来了温度,卡米尔的吻很青涩但仅仅只是嘴唇的轻微碰撞也让你心跳不止。你扯下围巾,一时没说话,他有些担心地看着你,"你...讨厌我这么做吗?"

   你沉默了。

   卡米尔像做错了的孩子,低着头,等待你的回答。

   车内久久的静寂,你像是下定决心般,扶起卡米尔的头,四目相对,定定地说:"不,我喜欢你,卡米尔,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那你呢?"

   卡米尔暗下去的眼眸顿时亮起来,脸上遮不住的高兴。
   
   你悄悄摸索着把手靠过去,碰到卡米尔的手,他一颤,随即反抓住你的手,紧紧握住,十指相扣。

   你心里咚咚作响,故作轻松看车外的景色,看到街上的圣诞树,你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

   几乎同时

   卡米尔、你:"圣诞快乐。" 
  
后续:
   虽然知道你不喜欢那个竹马,但是卡米尔还是有些吃醋:"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答应他?"
   你笑了,回答:"哈哈哈,卡米尔你是吃醋了吗?"
   "唔?!"卡米尔别过头,他的耳朵染上了微红,小声呢喃了句,"下次..., 不要这样了!"
   "好好好,当然的。"

 

帕洛斯:



你:"1亿,这个圣诞节做我男朋友。"

帕洛斯:"好。"

佩利:"喂?!"

ps:要追到男神,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先挣一个亿。



嘉德罗斯:

   你最近很苦恼,出门总是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你尝试甩开,迅速钻进人群。
   那人看到你不见了,似乎是急了,到处寻找你。
   你躲到公园那里,小心四处张望,警惕四周,突然背后感到了硬硬的杆状物,你咻地转身,发现是圣诞树,轻呼一口气。
   还好,不是他。不是不知道在追踪你的是谁,是那个凹凸中学的老大--嘉德罗斯。

   你对他的感觉也不过是很厉害,很牛逼,学校里的打架能手,需要避开的对象,仅此而已。不过是当初狗血八点档之正义的女主救了一个与主线没有什么关系然而却促使男主一不留神脑子一空对你产生好感的妹子。

   喂!

   你知道他已经跟过来了,选择无视他。

   我说你这个女人居然无视我啊!

   你匆忙加紧了脚步,企图摆脱,丝毫没有迟疑。

   喂,他的声音渐渐有点失落,就那么讨厌我吗?
 
  你脚步一顿,不停地告诉自己,并不是觉得他有那么一丝丝可怜,固执地麻痹自己,这只是——出于礼貌。
  你转过身,注视着他,心里只想着怎么逃离。
  他心里只想着怎么与你拉近距离。

  他看见你停下了,露出欣喜的表情,你从没有见到这样的他,心存疑惑,不想惹上这样的人啊,你不禁头疼。
  我只是…我只是想让你扮演一个长得和你很像的女孩子陪我过圣诞节,她很像你,一个故作逞强却又善良的女孩。
  他望向你,像是被丢弃的孩子,放下倔强的自尊恳求一份温暖。瞳孔里倒印出你的身影,你恍惚间看到了她。

  失去一个最爱的人是什么感觉呢,说成把心整个儿掏空也不为过吧。

  你心软了,传闻,嘉德罗斯曾经有一位深爱的女孩,可惜早逝了。如果不是爱得那么深,又怎么能在看到那么与她相似的人后,不惜放下自尊?
 
   你可以不用说话的…,他有点担心你会再次离开,像是她离开他那样决绝。
   让我做替身?你沉思了一下,开口询问。
  
   这样就算同意了吧,嘉德罗斯以为,所以他径直走过来,没有回答,拉着你就走。
   你试图甩开,他的力道掐的你生疼,圣诞节的大街上游荡着一对对的情侣,和他们比起来,你们两个显得格外奇怪。
   他迅速拉你到一个废弃的小公园里,有点破旧,器具上堆满了灰尘,估计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外面的热闹似乎将它硬生生地隔离在外。
   他没有介意这些,带着你来到一棵老树面前,不经过你同意就打横抱起你,一跃跃上了树,他的体温有点高,隔着衣服传到了你身上。
没有被男生抱过,你整个人神经都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
等到站稳,你有些害怕,下意识地拽住他的衣袖,树是有点高度的,看着有些距离的地面,你的双脚不住发抖。


   他嗤笑了一下,你恼怒了,瞪着他,忘记自己是无名小卒,能力弱爆的小垃圾。
   真奇怪,上次你那么‘英勇’,这次怎么就怕了?他一旁靠着树干,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不打算帮忙。
   你忍住想挥拳的冲动,告诉自己当务之急是稳住脚跟,保住小命。

   真是的,明明刚刚看起来那么‘可怜’!我脑子简直有病啊!你内心咆哮。

   终于,你勉强坐定在树干上,他悠悠地挨着你坐下,王者总是有资格傲慢的。

   所以说得到了就不珍惜了?
   你内心吐槽。

  周围小虫子时而飞过,有的停在你的脸上,你伸手将他赶走,它转悠了几圈,一头撞进了黑暗里,唯一细小的声音也消失了。
  一阵沉默,本身你平时和他没什么共同语言。气氛有些凝固,你只感到浑身不自在,手和脚不知道怎么放,悄悄地往旁边娜,可惜失败,他一把手又拽了你回来。

  喂,别想着离开!
  …好。

  … …
  以前,我和你经常来这里,你说这里很漂亮,我就悄悄让人打理这儿,你喜欢看烟花,我让人给你放。我天真的以为拥有保护你的能力。
  我用最好的只求你留在我身边,这还不够吗?!
  为什么上帝还是把你带走了?
  … …
  你不知道该不该唤醒他,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思绪飘了以前,他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却无法将他们两个重叠在一块。
  这棵树见证了他的从前,一直到现在,你伸手抚摸树干,坑坑洼洼的,很粗糙,很普通。但是注入记忆的话,就不一样了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生活就像开了大玩笑,你无意触碰,它却不顾你的奋力阻拦,在你的心墙东敲敲,西敲敲,等待裂开的瞬间,涌进来,措手不及。

  你只是帮个忙。
  他不过要个替身。
  你不想窥探别人的小秘密,就像不喜欢被人尾随一样。
  滋味都不好受。

   砰!
  外面烟火绽放的声音将你乱七八糟的思绪拉了回来,他也抬起头,与你一起望向夜空。

  快结束了吧,你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说圣诞快乐吧,刚才的事就当没听到。

  你刚要开口,他似乎还沉在梦境里,喃喃说,喜欢吗?我给你准备的。
  你哑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问话。
  半天只蹦出来一句
  啊?

  他收起表情,恢复了居高临下的样子。

  你刚刚说什么?你抬头问他。
  他像是很努力的样子,憋红了脸,把头扭到一边。
  终于禁不住你好奇的眼光,不耐烦的吼:

  你不用知道!!!

  哦,你收回目光,不在理会。

  不会好奇一下吗?!他对你双手又撑住头,继续欣赏烟花的行为感到强烈的不满。

  不是你说不用知道的嘛… 你觉得很委屈。

  哼!

  啊..又生气了啊,作为一个弱鸡学姐,还要看孩子真是…又打不过他,人生艰难哦。

  你决定妥协。
  圣诞快乐,嘉德罗斯。

  他在一旁没说话,双手抱胸,周围很暗,月光透过树叶照在他脸上,你看不清他的表情。

  啊?

  你缩手缩脚地待在原地,他看你还不走,眼神像在说笨蛋。

  我跟你讲啊,照以前我可是直接踹的!他拎着你的衣襟,跳了下去。

  啊啊,真是个任性的家伙阿。

 
【完】
吐血
原本打算全员都写一遍,现在看来,估计是做梦orz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