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Fiani _学弧

大学狗

【雷安】《Reason 》

*发完这个就真·弧了

*上学时的摸鱼

*如果到新年还在坑里,到时候就把所有没发的粮食发上来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_ _疯帽子

【正文】

凹凸大赛淘汰赛过半时,雷狮与安迷修约定见面了,原因很简单:雷狮在酒吧无理由地吻了安迷修。

所以很"难得",安迷修约的雷狮。

让他诧异的是,雷狮面对他没有挑衅。
死一般的静寂,安迷修企图开口打破,雷狮突然愣生生冲他来了句:"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明明是两样没有联系的两样事物,这家伙是终于疯了吗?!

安迷修皱眉,捏紧拳头抑制住自己想冲他挥拳的冲动,几乎是吼的:"我不是让你来问这个的!!!"
 
雷狮没说话,一步步走近,在鼻尖几乎接触的地方停下,重复:"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安迷修不耐烦地回答:"我不知道!离我远点!"
"那你喜欢我吗?"雷狮开口探问,眼里带些许希翼。
"我更不知道!再说有什么关系吗?!"安迷修彻底恼怒了,算什么? 这是在向我挑衅?新的方式?
安迷修伸手猛地用力一把推开雷狮,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唯留雷狮落寞地伫立在原地。
 
此后,安迷修就没再见过雷狮了。
直到雷狮战死。 
接到消息那刻,安迷修心里说不上来,开心?不算,伤心,那家伙可是恶徒。但是心脏那却像胀了气一样,透不过气,犯恶心。深呼一口气企图驱散这种奇怪的状态,发现怎么也无法排解的,淤泥一般摊在心脏口。

是不解,是不明白,说不清道不明。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为什么问这个,安迷修不明白。

直到卡米尔找到他,把一本破旧的笔记本交给他,边角已经磨损了,看不清名字。安迷修接过它,看向卡米尔,卡米尔似乎知道他的疑惑般:"请先看完。"

安迷修翻开第一页

2016/2/12
Reason :他打了我的猎物。
本大爷记住你了,安迷修。

这是...雷狮的?
卡米尔默默看着他,示意他继续。

2016/2/24
Reason :他踏进了我的地盘。
难得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啊。

2016/3/21
Reason :他奉行的骑士道错了。
本大爷只是提醒你,你的方法错了,至于砍我那么狠吗?

那天安迷修砍向雷狮的力道不同以往,是真的想干掉雷狮。师父的教导绝对不会错,自己没错,安迷修固执地以为。
雷狮那时吼向自己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穿过破碎的记忆冲进他的耳朵。

2016/3/30
Reason :我不喜欢他的骑士道。

2016/4/12
Reason :我讨厌骑士道。

2016/4/29
Reason :我恨骑士道。

2016/5/23
Reason :他无视我。

那段时间雷狮找自己干架特别繁忙,就像是宣告自己一定是正确的般,自己根本不愿不想去理他。
那时候,雷狮脸上有种不知名的失望和伤心,自己没在意。

2016/6/10
Reason :/
烦躁,为什么???

2016/6/28
Reason :来了个笨蛋新人。
虽然没打架成,但是起码碰到了他,新人的唯一用处。

2016/7/29
Reason :呵!保护小姐?真有你的。
找佩利的意外收获,兴奋,喜悦,嘲笑,看看你的狼狈样,骑士?少开玩笑了。
干架未成。

那时候,为了保护那对姐弟,安迷修没少受伤。

2016/8/21
Reason :他是笨蛋。
险些忘了计划。

20168/31
Reason :找马。
安迷修,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我可是企图把你打醒啊!

2016/9/1
Reason :他【一个黑点
我不知道我怎么了,翻看之前的找他打架的理由,却发现,越来越牵强。我已经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2016/9/12
Reason :/
烦躁,到底怎么了我,无论做什么,干什么,都会联想到他。

2016/9/13
Reason :/
我中毒了?

2016/9/30
Reason :/
我该怎么办?奇怪的感觉,却不想拉下脸问别人这种问题。

2016/10/1
Reason :/
找再多的理由掩饰我也无法从这该死的状态解脱。

2016/10/12
Reason :我亲了他。
酒吧里我好像喝多了,迷糊间看到了他,后来我只知道我心里一阵烦躁,急切地想要挥走这种感觉,耳边好像有个声音,说着,随心吧,随心吧,随心吧,一遍遍重复,好似魔咒。
唯一一次他向我主动宣战,却是我最接近自己真正的心的一次,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那天?对了!他突然就那么直直冲过来,印上我的嘴唇,很浓的酒味,我急忙推开,擦擦嘴,想打破尴尬,以下次宣战为借口,仓皇逃离。

2016/10/15
Reason :/
我想要疏解自己心情,让卡米尔放了部片子,名字好像叫什么爱丽丝,我看得心不在焉,只是看到那个有些歇斯底里的红发男人时,相似的眼神,带着希望和绝望,他是爱着爱丽丝的,也爱着虚幻,爱丽丝并不真实,她的心意他不在乎,这已经成为自己的执念一样,希望自己的心情能够传达。
我不禁同情起这个男人,也在问自己,是不是对他有所希望了?如果是希望,我又在希望什么?
那男人问了爱丽丝一句: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也许知道了这个答案,我的奇怪也会有解释。

2016/10/16
Reason :/
我问了他,他不知道,他的眼神和那时爱丽丝有些相似,却不像,我站了很久,突然明白,那个男人的幸运是他遇到的是爱丽丝,而我,呵,恐怕没这么好运。

2016/11/1
R【_
已经没必要了,是时候斩断自己的执念了。

2016/11/4
To 安迷修:

那个答案我想了很久,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如果只当换你问我,我只能说,没有原因。
就像我一心爱着你,没有原因。


安迷修懂了,一切都解释明白了。只是就算笔记的主人还在,他也不会回应他的爱。

雷狮是不幸的,却又是幸运的。
他无法得到安迷修的回应,但幸运的是他在死之前明白了自己的心意。
他彻底解脱了。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只是我爱你,没有理由。

【完】

【后记】
*我对爱丽丝和疯帽子的感情是有点友达却情未满的,如果这个搓你们雷点的话,那么抱歉。
*设定Reason 是每次雷狮找安迷修打架的借口。
*食用愉快【? :)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