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Fiani _学弧

大学狗

【路人视角】关于我所知道的银爵part.1

之前说好的虐梗给煤老板。。。感觉已经变甜了ouo

#关于我所知道的银爵 #

你们好,你们一定不认识我,但是,你们一定认识银爵。

在凹凸大赛里,弱者是无法存活的。
而我为了活下去,唯一能做的只是刷低存在感。

慢慢把自己刷成了路人。

初见银爵,是在迷幻森林。
我在那里小心地采取药草,累了,正打算在树荫下歇会。
忽然,一条链子嗖地扫来,我顿时一惊,急忙躲到树后借着树丛,把自己隐藏起来 。

一晃神的时间,银爵已然在眼前。

他似乎在烦恼些什么,泄愤似地把链子扫向附近的石块,一下一下,石屑散落一地。
"呼__呼___"银爵有些累了,停了下来。
就这样一动不动,盯着地面,仿佛静止一般。

我就这么大气不出,慢慢等着他回神,要知道这时候让他知道了我在这,指不定要被干掉。

"哼!"银爵捏紧拳头,嘴里在喃喃着什么,抬脚走了。

呼,我松了一口气,不知道是我隐藏的好还是他今天心里有心事,反正还能多活一天总是好的。
至于他说了什么,因为距离的关系,我并没有听清。
对这个人的印象也只在一头白发,像个白刺猬,排名第三名的家伙,以后都不希望碰到,谁又在乎他说什么呢。

我原以为,至此以后我会永远不会碰到这个家伙。谁知道,才过了半个月,我就又意外碰到他了。

我当时正急着躲雷狮海盗团的人的追击,匆忙间,就这么唐突地闯入了一个秘密的山洞,以前从来没在意过的地方。

从地上起来,正喘着气,拍拍胸脯,感慨自己大难不死的当儿,不想一道声音就这么穿进我耳朵。
"你怎么进来了?"听声音就知道是那个家伙。
顿时间我感觉血液停止,脸色刷白,就这么停止在原地。在寂静的山洞里,感觉呼吸都显得格外清晰。
真是祸不单行啊,唉。

我僵硬地转过身,咧了咧嘴,"哈。哈。哈。你。。好啊,我。。。只是路过,,而已,没有想要刺探你什么的!真的!我发誓!!!"我努力通过笨拙的肢体语言,向声音的方向拼命解释着。

天,这么解释恐怕只会描黑自己,这下彻底没戏了。

"你会医疗吗?"银爵再次发话。

"嗯?啊。。。会!会的,我正好带了些草药!"呼,感谢上帝,幸好我是辅助,当初还厌恶辅助这个角色,现在反而救了自己一命。

虽然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过去再讲。

待走近,我发现他正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只受伤的小兔子。我借着山洞里的缝隙漏的光,隐约看到兔子的腿上有一道伤口,血丝正往外滲,染红了银爵的衣袖。

我望向银爵,他轻柔地抱着兔子,生怕弄伤了它,眼里满是爱怜,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我认错了人,这哪里是那个冷酷的杀手!

呆愣了几秒,忽然感觉后背发凉,银爵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看着我了,我急忙收回视线,从背包里拿出草药,运用能力治疗兔子。

待治疗完毕,我默默移到一边,尽量让自己透明,顺着另一边的山壁慢慢滑下,就这么坐着。

银爵仍然抱着兔子,坐在地上,闭了眼,嘴里似乎在哼着什么,边轻轻抚摸兔子,就像妈妈哄小宝宝睡觉一样。
我不禁轻笑,不料被他听见了。
他睁开眼睛,视线和我对上。
我干笑几声,说"额,我,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没什么事我就走了啊。"说完我慢慢扶着,试图就这么离开。

"喂."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我一僵,"什么。。。事?"

"......谢谢你。"

"哦。"我飞也似地逃离那里。等我回过神,我发现我已经站在凹凸大厅了。
我朋友正在那里哀嚎着什么好危险,好可怕,我要回家啊什么的,我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她,无动于衷,朋友见此又一阵哀嚎,嚎着什么,你怎么这么冷酷无情,就像那个白刺猬一样。银爵?对了!银爵。。。他说了谢谢?关键还没杀了我??

这是我和银爵正式的第一次见面。

我感觉我似乎知道了他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TBC】


【后记】
*这个没有感情线,没有!!!
*主角路人,男女你们随意理解xx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