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Fiani _学弧

大学狗

【雷安】无题

*背景:欧洲中世纪

*人物可能ooc 文笔渣见谅

    在欧洲历史上,有一个时期极为黑暗--中世纪。时局动荡,政治黑暗,政权分散,基督教对科学,人文严重打压下经济滞后,瘟疫横行,百姓生活暗无天日,看不见希望。有人坚守信仰,在卑微上奉行自己的骑士道,高歌英雄史诗,有人落于繁荣却无所适从,终日迷茫,不知所求。

     上层和下层差距如此巨大,上层人挥霍,腐朽,下层人洒血,换不得一丝食物。即便英雄敢讨伐,也被基督教的上层教士所打压,但是,无论多少次,总有人愿意呐喊自己的信仰,洒尽最后一滴血泪。

     生不逢时,用于安迷修身上再不为过,早期中世纪对骑士极其刻薄,处于封建主阶层最下面一级的他们四处奔波,寻求可孝敬的主上,谋求生路,追逐乱世中的功名,用“忠君,护教,行侠”来标榜自身。

     安迷修对此不以为然,至少对于护教,他是极力反对的,如果不是基督教对人们生活,政治的搅乱,他也不会沦落至此,起码还能平等就职。他自称“最后的骑士”(愿为正义洒尽最后一丝血泪的骑士),他深信父亲对自己的教导,恪守自己的骑士道,但在这个时代,太过正直也许是一种罪过,终于,对基督教多次的以讨伐买赎罪券搜刮百姓少得可怜的钱财的不满和直言不讳,招致他被上层教士以身为一名骑士,不遵从“护教”这一罪名被逐出国,剥去其骑士之名。

     走在王国外的森林中,安迷修手不由自主地摸向腰际的两把剑,父亲教导过他:身为一名骑士,应随身携带自己的剑,这是身份的象征!

    “可是,父亲!”,安迷修慢慢扬起头,看着天空,泪水终于不受控制涌出眼眶,“我已经不是骑士了!我明明做的都是正义的事!我明明没错!既然持剑,就应当行其道,讨伐恶人!为什么,执政者连忠者,媚者都分不清啊!!”安迷修绝望了,伸向配剑的搭扣,一个,一个,解开,心也跟着一步一步下沉,不甘心,愤怒,充斥着他的内心,他想起当初第一次摸到剑的兴奋,第一次将剑佩在身侧,那股从心头涌起无名的正义之魂的觉醒,可是如今,他却不为骑士,那要剑何用呵!

    “叮咚!”剑落在地上,发出金属的碰撞声,他慢慢地,靠在树上一点点下滑,泪湿了前襟,呆靠在树上,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打在他脸上,太阳依旧高挂,可它不再为正义所照,正义东躲西藏,腐朽高声亢歌,它成了腐朽的走狗,让贪婪在阳光下肆意妄为,挺直腰板。

     正义也不过如此。

     慢慢地,安迷修睡着了,梦境中,父亲战死沙场时母亲的悲痛,失去了父亲的保护,母亲因最终不愿从了混混,自尽而亡的场景始终在脑海中回荡,安迷修从那时就恨透了恶徒,所以当见到雷狮那伙人的时候才那么咬牙切齿。

     恶徒,必须除!

     迷糊中,他仿佛听见有人说:“大哥!这里躺着个人,好像就是你那个夜夜朝思暮想,在你春梦出席次数最多,身体好像很温暖想要拥抱的骑士!”戴帽子的少年冲扎着头巾的少年喊。

     抹去头上的一滴汗,雷狮不禁头疼,他哪有夜夜想,不就是多想了几回,梦里多梦到了几回,说梦话三句不离安迷修,自*慰对象不小心是他嘛!

    雷狮当听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少年被逐出国时,自己的心情略微复杂,一是他终于有机会可以随时随地看他了,自从离开王室,他就在王国外建立了自己的海盗团,这块地方几乎都是他的领地二是担心少年因此颓废,不再拿剑与他切磋,他是个不错的对手。

     而这边安迷修在听到雷狮的话后,基本已经清醒了,但是他明白这块地方几乎都是雷狮的地盘,对方现在几个人自己仍然不清楚,轻举妄动是不理智的,何况之前对抗教士的时候耗费了不少体力。忽然,安迷修感到一片黑影笼罩在他上方,他顿时头皮发怵,血液停止流动,身体警钟大鸣他不会想这时杀了我吧?

    他能感受到对方身体一点点靠近,两个人的空间渐渐接近,重合,雷狮在靠近安迷修脸庞前停下,气息拍打在安迷修脸上,微微侧过头,

    “喂,别装睡了,你的演技太烂了!本大爷从不趁人之危!”

     安迷修原想不理他,等对方自讨没趣离开,这番话却迫使他睁开双眼,与此同时,下意识地去摸索他的剑,在快碰到的那一刻,他又缩回了手,苦笑自嘲,我已经不是骑士了啊,要剑何用呵!

     雷狮皱眉,果然,已经颓废了嘛,雷狮拿起安迷修的剑,在他面前晃了晃,对方木然。

     轻轻叹口气,雷狮翻身,靠在安迷修身边,把玩这安迷修的剑,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咧开了嘴,安迷修无心去顾及雷狮在想什么,他整个人都笼罩在阴影中,被黑暗所困。

      雷狮渐渐靠近安迷修,安迷修突然感觉自己面前一黑,嘴唇贴上一片柔软,等反应过来,对方已经带着得逞的微笑,安迷修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恼羞成怒,顿时毫不犹豫操起剑就砍向雷狮。

      “喂!喂!是你自己摆出一副颓废,任我处置的样子的!我!熬!!!!”雷狮被硬生生踢了一脚。

      “后面那个完全是你臆想出来的吧!?该死的恶徒!!!”

    “你不是不是骑士了嘛?!砍我干嘛!”

     “就算如此!也要先砍死你再讲!”

      看到少年再次拾起剑的时候,雷狮觉得至少,少年不再像刚才那样了,对雷狮来讲,安迷修是他生命里的光,他就如天使,让雷狮沉沦 ,所以才一次次挑衅他,和他战斗,起码,让他记住自己。恨我也比忘了我好。

      安迷修,我喜欢你,所以下次别那么不小心了,我真的很担心会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与你亲吻的冲动。

      “安迷修,来吧,就用你的剑,来讨伐我们吧!”这样,你就又有了拿起剑,作为骑士最后的理由了吧,太好了。

      “哼,不用你说!”少年在阳光下将剑对着雷狮,说“下次,就把你和那些恶党全部讨伐!”

      “别让我等太久哦。”

       在这个黑暗的时代,两位少年将彼此视作生命的支柱,照耀彼此,互相温暖---以一种特别的方式。

                                              【END】

后记:
     写这对总觉得应该是相爱相杀吧。。。后来就是雷狮希望重新让安迷修振作。。。。所以想了一个吃豆腐和激怒安迷修两不误的方法(笑
     最后!希望官方让安哥多登场!!!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