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Fiani _学弧

大学狗

【锤基】糟糕的另一面

其实想做一个以积分游戏为开头的系列,大概5-7个小故事,以互通心意为目的。(小声(其实黑化也是he(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据说神为了使自己完美无暇(? 会摒弃自己坏的一面,将他放逐。如果那部分回来了,神格完整了,这个故事走向就很有趣了。所以这个还有一个名字叫 小托尔合体记((耶(。

Day two

面对陌生的兄长,洛基愣了好一阵,最后发疯一样的尖叫起来,这怎么可能是真的?!他的兄长?亲他?他只觉得脑子一阵发疼,一把推开桌子,杯子,果盘,连同眼前的景象都跌碎在黑暗中,在模模糊糊间,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洛基…. ….你还好吗?…….洛基?……抱歉…….我们……..终止游戏吧。”

终止游戏?

洛基猛然惊醒,唰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唔!”剧烈的动作引发了他脑袋的疼痛,他又重重地摔回了床,抬起仍然软绵绵的手,揉了揉额头,在视野渐渐清晰后,看到他的兄长正担心地看着他。洛基一时不知道怎么组织自己的语言,唯一在脑子里回想的一句:“为什么要终止游戏?”

托尔不禁头疼,他没想到自己的黑暗面控制了自己很长的一段时间,自从在监控室里被敌人诱发后,他不知不觉居然做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回想起来,真是一场闹剧。他的脑袋里仍然在一遍遍回放敌人的嘲笑声“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雷神托尔另一面竟然如此有趣!“

他在控制室恼怒地砸烂电脑,视频里敌人的笑脸在破碎的屏幕更显扭曲。

“很抱歉,洛基,这个说来话长……总之你忘了那个游戏吧。”托尔决定等洛基情绪稳定了再编个谎言,掩盖自己被诱发另一面的事实,想个合适的理由为自己在宴席上的失控开脱。

比起敌人,更糟糕的是,如果洛基知道那是自己另一面,或者说真实自己的一部分想法——他的兄长对弟弟有非分之想。

哦……天哪。真是不幸的一天。

“……”洛基没回答,他努力仔细观察他的兄长,唯一的结论只有:头疼的时候不要想事情。“我很抱歉,真的,我很抱歉”托尔握住他的手坐在他身边喃喃。

“洛基像是整个人放松下来似的,他太需要休息了,他渴望托尔的解释,但是困倦不断袭来,眼皮子一直往下坠,在他陷入睡梦前,他轻轻讲了一句:”起码……你得给我个交代,神灯。“

托尔沉默地将洛基的手放回被子中,替他调整病床,尽量让洛基休息的舒服点。

接着他放缓脚步,放低自己的走动的声音,慢慢关上隔离门。在病房外,喋喋不休地嘱咐护士洛基奇怪杂碎的小习惯,在旁人眼里,这个大男人显然有些罗嗦,但托尔不在乎。在护士第36回承诺自己记住之后,托尔迅速来到会议厅,召开紧急会议。

他目前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另一个自己和洛基打算玩游戏,然后自己脑子抽风不受控制办了个宴会,之后就是他亲了他亲弟弟,接着他弟弟失控,记忆到此结束。等托尔意识清醒的时候,他和洛基躺在一个杂物间的地板上,他弟弟和他都受伤了。

意识回到议会中,托尔脑子里乱乱的,他只希望任何一位长老能解释或者说出解决办法,很显然,议会是最没有效率的东西,他在他们的支支吾吾中读懂的只有,暂时没有让另一面离开的方法,唯一的办法只有和他共处。

托尔叹气,摆摆手,宣布议会结束,带着无数思绪一头扎进床里。

Day three

早上,托尔起床吃完早饭,想到洛基的病情,走到靠近自己床边的一幅画前,按了下画中拿破仑的鼻子,在画框边,一扇隐秘的门缓缓打开。

他进入洛基的房间,听了下护士的报告,点点头,示意他离开。

洛基看起来精神很好,看到托尔来了,习惯性笑了:“这次有什么新花样?还有我已经醒了喔。别试图用那个闹钟叫醒我。”

托尔在洛基床边坐下,“看起来你精神不错。”

洛基:“这是什么?洛基和托尔激情一夜的前情回顾吗?”

“… …”,托尔不禁揉揉眉心,”我说过——“

“砰!“门被粗暴地打开,士兵慌慌张张地报告:”敌人!是敌人… …他们侵入了这里!“

“看来你不得不在路上和我解释了。”洛基迅速换完装,托尔让士兵去拉警报,自己则拉起洛基的手就走。

洛基被迫在托尔的拉扯下走了几步后,挣扎开托尔发热的掌心,停下了脚步,“你该不会打算带着你刚刚大病痊愈的弟弟去敌人面前散个步吧?”

托尔没回答,径直走到床边的台灯前,移动了下他,隐藏的楼梯显露了出来,“走吧,”

洛基没动,托尔有些疑惑,“怎么了?”

洛基耍赖道:“都亲过了,好歹要点回报,比如说,抱着我下楼梯。”说完他冲托尔张开了手臂。

显然他弟弟的恢复接受能力和他耍诡计的能力一样好。

“我说过我会给你解释的,你到底误会了些什么… …多大人了… …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走回洛基面前,背对着他蹲了下来,”还不快点?“

【tbc】

然后基妹捅了锤哥一刀。

叫你亲我!(

托尔,卒。

故事结束。耶!(。)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