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特/Fiani _学弧

大学狗

【锤基】积分游戏 1.5

Day one 恶趣之果

      洛基与托尔就这么各自无言,面对面靠在浴池墙壁上。

      洛基撑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葡萄串,静静地观察托尔的神态,不知是水温还是什么,他的脸染上了淡淡的红晕。显然这个游戏的意图更让他兴奋,是什么呢?让这平时没什么情趣的兄长产生了跟他玩游戏的想法。

      他换了个姿势,望着天花板,我们的恶作剧之神转念一想,拜托,就算美国队长哪天突然脑子短路上了钢铁侠,他兄长也绝不会脑袋开窍,洛基想到这,轻笑了一声,哎呀,我还真是摊上了一个笨哥哥啊,老没记性。很满意地,洛基将目光重新落回托尔身上,大大方方欣赏哥哥的身体。

      只不过,在游戏中,你到底还是新手,洛基嘴角微微上扬,眉头聚拢,对吧,哥哥?

       托尔将洛基细小的面部变化尽收眼底,把洛基的心思猜了个七七八八,游戏一开始的主导权很重要。

      对于这样的洛基他已经感受太多了,贪念是无穷的,他无形中不可避免地,向父亲接近了,还想要更多,索求更多。

      所以在洛基打算作行动前,回笑,对上洛基的眼眸,开口:“洛基,晚上的宴会你会来吧?”说罢,不予回答地披上浴袍离开。

     洛基食指弹动了一下,注视着兄长消失的身影,是雾气?好像有些看不清了,洛基揉揉眼,洗了洗脸,麻痹自己道,微妙的区别不能说明什么,一切仍在自己的掌握中。

     宴会上,托尔作为阿斯加德的王,作了番感人肺腑,鼓舞士气的话语便宣布宴会开始。人群欢呼起来,享用美食美酒,暂时忘却了无处安家的愁闷。坐在简陋的王座上,托尔听着新选的将领的建议,时不时看着狂欢的人群露出微笑,频频向人群举杯示意。宴会到一半时,托尔有些觉得累了,他的左手食指不时敲击桌面,右手叉起了一块肉,放到嘴边,突然又觉得无味了,扔到盘中,随意摆弄,始终没有放进嘴里。

      直到狂欢的人群中,一处明显的寂静悄然出现,托尔瞥向那个方向,脸上不自觉浮出一丝笑意,清醒不少,背重重靠回椅背,向那处举杯,不过他没喝,拿着酒杯走了过去。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托尔在洛基面前大咧咧坐下。

       “攒积分呗。”洛基先托尔一步咽下酒,“啪“地一下将空酒杯倒扣在桌子上,旁边摆着一盘黑色水果。

      “为1分?“托尔道,手指不安地描摹着杯子边缘,未知的出现让他头皮发麻。

      “不然呢?“洛基挑眉。

      紧接着洛基俯身上前,“来吧,哥哥,你让我来宴会总不会就这事吧?喝一杯?”呼吸拍打在托尔的耳边,混杂着甜甜的酒味。

      托尔头一偏,一下子,他们之间距离猛然缩短,一副陪你玩到底的样子,顺势亲下去。灯光昏暗交错,没人注意这里的异常,托尔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他整个人弓起来,不住地出冷汗,感官被无限放大,他无法忽略任何气息的流动,这回轮到洛基慌乱了,完美的面具被撕裂了一片,手胡乱地推开托尔,摔回了椅子上盯着他,防备他做出更出格的事情,眼睛里露出了少见的惊恐。托尔像是刚刚发生的一切没发生一样,很平常地指了指桌上的黑色水果,转移话题:“你又带来了什么新玩意?嗯?”

       洛基理了理衣领,擦去额头上的汗,解开了一枚扣子,恢复了他一贯的样子:“尝尝不就知道了?”

       托尔抓起一枚,放入嘴里。洛基的眼睛变亮了些,期待着他的表情。

      “唔!”果子的味道很奇怪,酒味混着果味,两样本来都很美好的东西,变得令人难以下咽,托尔的脸扭曲起来,它就跟他的弟弟一样,“咕噜”托尔咽下了它,呼出一口气。

      “很符合你的品味,”托尔调侃洛基,“你不试试?”
      洛基滞了一阵,拿起果子靠近嘴唇,犹豫着要不要吃。

       “要我帮你吗?”托尔发话。
       “?”洛基没缓过神,托尔上前按住他的头,对上洛基的眼,像是将洛基一寸寸钉上般,过程是缓慢且不可拒绝的,慢慢地,距离从10cm变成了-0.1cm,洛基唯独做的只是紧咬牙齿不让果子滑进口腔。

       可他无论怎么挣扎,距离都无可避免变成了-2cm。口腔渐渐弥漫开古怪的味道,他想作呕推开托尔,可到咽下去之前,他的手最终也只能跌回托尔的双肩,死死揪住他的衣物,无力之感从身体深处泛起,拉着他往下沉,他只能像旁观者一样,无论怎样叫嚣,也阻止不了这一切。

     托尔最后松开了洛基,看着洛基紧缩的眉头,道:“输了,不是吗?”


Day one 下半结束

积分:38

【TBC】
*那种难吃的果子是真实存在的

黑橄榄

【性味归经】根:淡,平。叶:微苦、微涩,凉。

你们想象一下吃沙拉吃到这玩意的感觉(

评论(1)

热度(26)